Angus & Julia Stone暖暖回歸

Angus Stone 和 Julia Stone這對姊弟民謠藍調雙人組合於2005年推出了第一張大碟 <A Book Like This>就已經獲得澳洲 ARIA Awards的六項大獎提名,此外他們的作品更被很多電影和劇集用作插曲或配樂。姊姊Julia擁有溫柔清純的嗓音,而弟弟Angus側是沙啞中帶點磁性,兩個互相填補,以簡單純樸的風格唱出一首首他們自己創作的作品,獲得許多讚賞和支持。

< Snow >是他們9月將會推出的第四張專輯的第一首單曲,是他們第一首共同創作的作品,加上他們自己親身製作,令整首歌完完全全展現出他們二人的清新且獨特脫俗的感覺。

“Snow is both of us. We sat down and wrote it together,” Angus says.

新碟首支單曲 <Snow> 是他們第一首共同創作的作品,加上他們自己親身製作,令整首歌展現出他們二人的清新且脫俗的感覺。

 

 

Advertisements

值得期待的「電子音樂家」 – Bonobo

要數近代英國最著名的電子音樂品牌,除了來自Sheffield的Warp Records外, 倫敦的Ninja Tune也絕對不能忽略。

過去26年來,Ninja Tune以亳不妥協音樂精神,帶動世界Acid House、Breakbeat、Hip Hop、Drum ‘n’Bass音樂潮流,將最優秀電音推介聽眾。廠牌創辦人Coldcut、The Cinematic Orchestra、Roots Manuva抑或是Mercury Music Prize得主Speech Debelle和Young Fathers都是家傳戶曉的名字,廠牌另一標誌性樂手、英國電子音樂製作人Simon Green化名Bonobo,以復古式爵士打真軍樂器演奏搭配旋律優美的緩拍Downtempo音樂,一直為樂迷所津津樂道,其中2010年發表的專輯《Black Sands》更被視為一張 Downtempo/Chill-out經典作品。

事隔將近七年,Bonobo自2013年《The North Borders》後的全新錄音室專輯《Migration》發表在即。如同之前的專輯,Bonobo也不忘邀請一些當時得令的樂手合作,當中包括化身Chet Faker的澳洲音樂人Nick Murphy、美國二人電音R&B組合Rhye成員Michael Milosh、美國樂隊Hundred Waters甚至是摩洛哥樂隊Innov Gnawa。除了如此龐大的客席嘉賓陣容,Bonobo更利用一部Sampler,在世界各地進行聲音採樣加入音樂之中,西雅圖的雨聲、美國阿特蘭大的烘乾機聲音、新奧爾良小艇引擎聲,還有香港國際機場的扶手電梯聲音他都沒有錯過。

新專輯以「流移」為主題,根據Bonobo所說,這專輯是一個關於人和空間的研究。他希望探討「身份」的定義。「當一個人從世界的一端遷移到世界的其他部分,對那裡的人造成什麼影響?這是關乎「身份認同」的問題。究竟一個「家」是指你定居的地方還是你來自的地方?當你遷到別處「家」的定義又會否改變?」Bonobo指出他的新作是要看清那「瞬間即逝的本質」。

專輯最先發表的一曲〈Kerala〉早在2014年Bonobo橫跨美國巡迥演出時在巴士上寫成。向美國R&B歌手Brandy音樂取樣的〈Kerala〉是一首很典型的Bonobo之音,旋律優美的緩拍Downtempo輕電音節奏配合層層疊的仿弦樂運用,至於Trippy非常迷幻味道濃厚的歌曲MV由曾經跟Jon Hopkins、London Grammar、Rosie Lowe合作的導演Bison負責拍攝,MV主角是曾經參演007量子危機英國女演員Gemma Arterton,她扮演一個發狂了的女人,掩著雙耳躲避街上的雜音,而她最終希望逃到流星,遠離塵世煩囂,這扣人心弦的影像更教人期待Bonobo的新音樂。

跟Temples一起尋找生命中的Certainty

 跟Tame Impala、Toy被視為「新迷幻音樂」的重要一員,來自英國傑特靈 (Kettering)四人樂隊Temples初出道以六十年代復古迷幻姿態引來樂迷注意。

組成於2012年的Temples,就好像很多英國樂隊的勵志故事一樣,本身是Lightning Seeds的伴奏樂手的樂隊主音James Edward Bagshaw和低音結他手Edward James Walmsley曾經合組迷幻樂隊The Moons但沒有得到媒體關注,幾個「鄉下仔」年青人讀書畢業不知未來何去何從,於是組成樂隊在網路上發佈原創歌曲,幸運地”Shelter Song”得到不俗迴響並令他們獲得著名獨立音樂品牌Heavenly一紙合約。

2014年,樂隊發表叫好又叫座的首張專輯《Sun Structures》,不單打進英國大碟榜Top 10,更被殿堂級獨立音樂品牌Rough Trade挑選為全年最佳專輯。憑藉參與 “The Tonight Show Starring Jimmy Fallon”、“The Ellen DeGeneres Show” 以及在Bonnaroo、Coachella、Lollapalooza、SxSW這些大型音樂節演出,樂隊因此累積了不少人氣,他們的音樂獲得Suede、Johnny Marr 、Primal Scream、The Vaccines青睞邀請一同參加巡演,連大名鼎鼎的前Oasis核心成員Noel Gallagher更曾經批評BBC Radio 1和其他音樂電台沒有給予Temples更多的支持。Temples這隊獲VEVO網站選為「年度矚目十大藝人」名單的樂隊風頭可謂一時無兩。

今年年初,樂隊重返錄音室灌錄新專輯《Volcano》,樂隊四人除了包辦一切曲詞創作也擔當監製工作。這張令人引頸的待的新專輯音樂風格如何,大概可以從全新單曲 “Certainty”露出端倪。

比起前作充滿陽光氣息的六十年代懷舊迷幻流行,根據主音James Bagshaw的說法,他們希望創作「像迪士尼動畫的配樂,帶點玩味也有點黑暗。」歌曲效果卻能跟MGMT、Tame Impala的作品媲美,尤其是當中的Synth Bass和層層壘的歌聲運用有異曲同工之妙。雖然有評論指歌曲的 商業味道較濃,但是低音結他手Edward Walmsley也指出,樂隊這幾年間經歷了許多也發現了不少新事物,他們希望樂迷會對新作感到刺激和有新鮮感。且看全新風格的Temples,能否因此擴大聽眾層面吧!

伴隨這首Single,Temples更帶來2個不同風格的Remix Version,你又喜歡哪一個版本呢?

Certainty (Franz Ferdinand Remix)

Uncertainty (Grumbling Fur Remix)

一個人的離開 不代表結束

〈It’s Happening Again〉是丹麥音樂才女Agnes Obel 來自她的第三張專輯《Citizen Of Glass》最新主打作品。

早在2014年Agnes Obel為上張專輯《Aventine》進行巡迴演出同時她也開始寫新歌,著手籌備全新專輯製作,期間發生了一段小插曲,一直在她的音樂路上扶持和啟蒙的父親因病離世,忍著傷痛的Agnes堅持完成巡迴演出,之後她開始不停地閱讀,也不斷地創作,嘗試藉著音樂忘記傷痛,並將個人情感投入音樂之中,於是乎《Citizen Of Glass》成為了Agnes Obel最為「個人化」的一張專輯。新專輯定名為《Citizen Of Glass》,概念來自德國「透明人類」(Gläserne Mensch),意思是在數碼年代,一個國家裡的公民究竟一個人可以擁有多少私隱?如果人類是由玻璃造成,他們的透明度會是100%。Agnes希望專輯能夠透明度高一點,就像專輯的主題「玻璃」一樣。

新專輯中Agnes Obel一手包辦作曲作詞音樂監製和混音工作,可謂多才多藝,她不諱言希望在新專輯作出新嘗試。「我希望在新專輯減少鋼琴的運用,而用上其他樂器創作音樂。」除了大小提琴、大鍵琴(harpsichord) 、小型豎琴Spinet Piano還有一些古老的樂器,還包括出產自上世紀二十年代、非常罕有的音樂合成器Trautonium。

經過了單曲〈Familiar〉和〈Golden Green〉後,〈It’s Happening Again〉仍然是一首很典型的Agnes Obel作品,音樂是源自首張專輯《Philharmonics》的溫婉動人的鋼琴ballad,配上《Aventine》時期哀怨的弦樂,帶來淡淡然的美麗與哀愁,而如同之前的〈Familiar〉和〈Golden Green〉和聲運用,為歌曲增加了一點夢幻色彩。歌曲內容表達了對離世父親的一種懷念,想像人們能夠穿梭時空, 將過去和現在串連起來。歌曲不單只反映她嘗試打破音樂界限的野心,由丈夫Alex Brüel Flagstad親自拍攝、以動畫形式製作的歌曲MV同樣充滿神秘色彩。MV故事沒有敍事性也比較抽象,如同新專輯的音樂一樣,Agnes希望留下想像空間給聽眾,由他們自行去構圖。

約翰與洋子的音樂實驗室

 

mi0002924842

John Lennon & Yoko Ono – Unfinished Music No 1: Two Virgins

“The Beatles主將約翰連儂 (John Lennon)跟日籍兼著名藝術家小野洋子 (Yoko Ono) (後來二人結為夫妻) 實驗音樂作品三部曲之一,這也是約翰連儂首次以The Beatles以外個人身份灌錄音樂。專輯在約翰連儂位於Kenwood自家錄音室通宵灌錄,利用Tape Loops、傳統樂器加上人聲的拼貼。
全裸出鏡的專輯封面當年飽受各種爭議。”

 

 

johnlennon-albums-unfinishedmusicno2lifewiththelions

John Lennon & Yoko Ono – Unfinished Music No 2: Life With The Lions

“The Beatles主將約翰連儂 (John Lennon)跟日籍藝術家小野洋子 (Yoko Ono) (後來二人結為夫妻)實驗音樂作品三部曲之二。Musique Concrète式音樂實驗,被奉為當代Avant Garde/ Improvised Music的經典作。封面上則是洋子懷孕期間兩人在醫院相對的照片,約翰連儂在這段時間一直陪伴在洋子身旁直到她後來的流產”

 

 

Release Date: 11 Nov 16
Yoko Ono – Plastic Ono Band

Plastic Ono Band – Plastic Ono Band

約翰連儂 (John Lennon)跟小野洋子 (Yoko Ono)以樂隊姿態組成創作音樂。樂隊陣容還包括Manfred Mann低音結他手Klaus Voormann、Yes鼓手Alan White和後來大名鼎鼎的The Yardbirds/Cream結他手Eric Clapton。客席嘉賓包括了前The Beatles鼓手Ringo Starr以及即興爵士音樂巨匠 Ornette Coleman參與專輯製作。專輯被Rolling Stone雜誌選為”The 500 Greatest Albums of All Time”第23位,《時代雜誌》音樂史上最佳100張專輯其中一張。

 

eli – 《OVERTIME》

11086378_10206600154268480_1600441416_o

「人生旅途的景緻令人樂而忘返,但時針的聲音總會時刻提醒著,是時候回到真正屬於自己的地方。」

成軍自2009年的eli,推出的第二首派台單曲《OVERTIME》,作品編曲節奏鮮明而不流於俗,歌詞提醒著生活於繁華城市裡的人,不要沉醉在美好時光而忘記昔日初衷。

eli於10月初於KITEC Star Hall擔任LMF NEO TRIBES TOUR PART II暖場嘉賓,現正忙於專輯錄製,預計下年年初推出,請大家拭目以待!

 

Facebook: eli
Youtube: eli band hk
Instagram: eli.band.hk

Heyo – 我的 Hip Hop

「她,令我大開眼界。

我愛上她的節奏、她的態度、

是她讓我接通與拉闊世界。

她,令我敢於嘗試、讓我成長,

我們在建立著彼此的現況。

是哪首歌?哪趟旅程?

是哪位朋友?哪個HANDSHAKE?

她也好像就在身邊。

想著想著,原來小時候就聽過她的聲音了…

她是我的Hip Hop。」

– Heyo

Facebook: Heyoliztic
Youtube Channel:  heyoliztic
Intagram: heyoliztic
Website: http://www.heyoliztic.com/

Passenger – When We Were Young

5444「你喜歡一個人,卻只把這份愛埋藏在心底裡,直至她轉身離開,你才明白你對她的愛有多深。」這是音樂人Mike Rosenberg化身Passenger 2014年大熱歌曲 ‘Let Her Go’歌詞所說的故事,憑著這首觸動萬千單戀和失戀者心靈的「心碎情歌」,Passenger走紅了全世界,單曲銷售量高達500萬張,榮登英國金榜第2名、Billboard榜勇奪第5名,歌曲MV在Youtube瀏覽次數超過十億,並且入圍2014年全英音樂獎「年度最佳英國歌曲」,然而Passenger的音樂生涯也絕非一帆風順。

英國出生於澳洲被領養長大,少年時Mike Rosenberg喜歡Bob Dylan、Neil Young和Van Morrison的民謠搖滾歌曲,並萌生組樂隊玩音樂的念頭,2003年他與朋友組成了Passenger樂隊,音樂風格類似Coldplay和Snow Patrol的夾雜電子和民謠音樂元素,四年後他們發表了首張專輯《Wicked Man’s Rest》,但沒有得到太多音樂媒體關注,後來樂隊成員因為意見分歧而宣告解散,但Mike決定依舊保留樂隊名稱Passenger,獨自背著結他到各地演唱,由路邊街角到小酒館,以最簡約自然的acoustic手法發表他的個人創作,而在街頭賣藝所得的金錢他用作灌錄專輯的費用。邊走邊唱,他的音樂才華也逐漸得到其他音樂人如Ed Sheeran 、John Butler Trio留意,邀請他一同巡迴演出。

Release Date: 23-Sep-16
Passenger – Young As The Morning Old As The Sea

如同Bob Dylan、Neil Young、David Bowie一樣,Mike擁有一把令人一聽難忘的獨特聲線,甚至有人說他像「一個十四歲的情緒搖滾(Emo)歌手」。在2012年專輯《All the Little Lights》的一曲爆紅後,Passenger 在往後的專輯《Whispers》(2014)和《Whispers II》(2015)沒有固步自封,繼續他的音樂新嘗試。剛剛出版的全新專輯《Young as the Morning, Old as the Sea》,Passenger選擇來到紐西蘭在80年代流行搖滾樂隊Crowded House主唱Neil Finn創辦的錄音室Roundhead studio灌錄,並且遠赴冰島拍攝專輯影像,在紐西蘭和冰島的秀麗景色帶給他更多創作靈感,透過音符和文字在新曲表達出來。專輯全新單曲 ‘When We Were Young’,仍是一貫Passenger的民謠小調,歌詞所說的像是呼應他年輕時候到處在各地街頭演出的日子,歌曲MV在倫敦街頭拍攝,加上巡迴的演出片段剪輯而成。生活在喧鬧的大城市,你會否願意停下腳步,用心聆聽和感受Passenger這個吟游詩人自然而不花巧的新作‘When We Were Young’嗎?

《Young as the Morning, Old as the Sea》開賣首週同時囊括英國、澳洲、紐西蘭大碟榜冠軍!!

 

 

美帝大選知音 – Jamie Lidell

96c26488早前令全球撼動的美國大選,候選人各出其謀拉票,其中不乏拉攏知名音樂人支持。最近希拉里陣營的最新宣傳短片,用上前電子組合Super Collider成員、英國音樂人Jamie Lidell第七張個人專輯《Building a Beginning》一曲 “Me And You”作背景音樂。Jamie Lidell感到很榮幸歌曲被選中,「這讓很多人有機會聽到我這首和妻子合寫關於「真愛」的歌曲,我希望大家感受到當中的「愛」。」

《Building a Beginning》是Jamie Lidell經過三年的休業期的新作,也是首次離開了老家英國殿堂級電子品牌Warp並在自家成立音樂廠牌Jajulin發表作品。專輯有著一個強大的製作班底,當中包括曾經跟D’Angelo/ Peter Gabriel/Eric Clapton合作的低音結他Pino Palladino、Jack White 御用鼓手DaRu Jones、和Wilco合作無間的樂手Pat Sansone (multi- instrumentalist, Wilco)、Beck/Prince/Leonard Cohen/Paul McCartney唱片監製Justin Stanley和Two Inch Punch的Ben Ash,而Jamie Lidell的妻子Lindsey Rome也一同合寫歌詞。

這張以Marvin Gaye經典專輯《What’s Going On》、The Temptations《Cloud Nine》和Stevie Wonder唱片作創作藍本的新作,更顯示Jamie的音樂從80年代Electro-funk電子/騷靈混種音樂向更根源old-school的Gospel、Southern Soul音樂進發,歌曲同時也帶點迷幻味道,當然Jamie猶如Otis Redding、James Brown和Terry Callier的歌聲還是那麼招牌式。

經過跟Big Data合作的一曲‘Clean’收錄在 遊戲《Winning Eleven 2017》原聲唱片之中,以及這次“Me And You”被用作選舉歌曲,Jamie Lidell這位前英國獨立音樂大獎(Independent Music Awards)得主的《Building a Beginning》還是值得更多的關注。

 

Dia Frampton – Never Tear Us Apart

photo榮登《美國好聲音》第一季亞軍,並不代表有一半韓國血統和荷蘭血統的美籍混血兒女歌手Dia Frampton從此名成利就,這幾年被唱片公司解約,為了生計甚至要到超市當服務員,經歷了人生高山低谷的Dia,現在決定重新出發追尋她的音樂夢。

早在2004年已經出道的Dia Frampton,最初跟姐姐合組Meg & Dia樂團,走的是流行搖滾路線,並且發表過三張專輯。2011年可謂Dia音樂生涯的轉捩點,她參加了美國電視真人騷《美國好聲音》。在比賽期間除了 “Inventing Shadows”這些Dia的原創歌曲她也翻唱過The Supremes ‘Can’t Hurry Love’、R.E.M的 ‘Losing My Religion’,而以抒情手法演繹Kanye West的歌曲 “Heartless”更可說是膾炙人口,觸動電視機前數以百萬計觀眾的心靈。獲得比賽亞軍和環球唱片一紙合約,同年她發表了結合流行/ 搖滾/ 鄉謠音樂風格的個人專輯《Red》。往後她跟隨The Fray、James Blunt等音樂人巡迴演出累積了不少人氣,期間她以acoustic手法翻唱2NE1的 ‘Lonely’令她在南韓和東南亞等地受到歡迎。

2014年,Dia先後跟電子組合The Crystal Method和女小提琴手Lindsey Stirling合作,正當她為第二張個人專輯做準備的時候,她收到了被唱片公司解約的壞消息,然而她沒有感到氣餒,一方面她組成Archis樂隊發表了一張音樂風格黑暗、結合古典和EDM音樂元素的EP,另一方面多才多藝的同時也是一個小說作家。後來她跟M83的Anthony Gonzalez為電影《叛亂者.強權終結》(Insurgent)合寫了一曲 ‘Holes In the Sky’ (由M83和三妹妹樂隊HAIM合唱),也因此她遇上音樂伯樂、M83和Kelly Clarkson音樂製作人Joseph Trapanese,在他的鼓勵下, Dia再次以個人歌手身份再次上路,在Lana Del Rey 和Troye Sivan 的唱片監製Daniel Heat協助下灌錄將會在2017發表的新專輯《Bruises》。

除了之前發表的首支單曲 ‘Golden Years’,專輯另一重點作品是翻唱澳洲搖滾樂隊INXS八十年代大熱Ballad作品 ‘Never Tear Us Apart’,比起原曲近乎懷舊味道濃厚Viennese Waltz式節拍,Dia的新版本延續Archis時代的音樂路線,以弦樂下歌曲更見盪氣迴腸,Dia的歌聲有帶點哀怨,至於‘Never Tear Us Apart’ 和‘Golden Years’是否預視了新專輯的音樂方向還是拭目以待吧,不過有一點肯定的是,人生旅途充滿挑戰的 Dia已經走出低谷,重拾久違的笑容。

 

 

金毛玲的淡淡哀愁 – Serrini

serrini_update香港獨立民謠創作女生Serrini發佈秋季最新單曲《油尖旺金毛玲》港式少女故事配以清涼秋風, 伴讀著城市暗黑角落萌芽的戀愛感覺 。你不需要見識過傳說中的邪K、不需要曾經滄海西裝友、不需經歷午夜儷人、劏房少女的生活,你也會愛上這純粹的港式愛情小品,在寂寞的都市裡跟著歌者感懷一番。 「三及第」式歌詞寫法、浪漫而不矯情的 少女風故事、90’s pop rock鋼琴和電結他音階,一切都能聽者讓迷失於歌曲中。

你也是金毛玲,你也曾把想說的話埋藏心裡。もう一度君に会いたい,「很想再見」說到嘴邊。 「人生若只如初見,
何事秋風悲畫扇?」清代詩人納蘭性德的詩句,除了氾濫當代言情書寫,竟也道盡金毛玲的心事。

#邪K #西裝友 #油尖旺 #港式愛情小品 #劏房少女 #寂寞的都市 #午夜儷人

歌曲故事大綱:活躍油尖旺區的金毛玲(念:金毛Ling)是個在邪K場所工作的少女,獨個生活、獨個面對心事、狠狠地愛、恨恨地抒情 。在劏房濃妝豔抹後穿上戰衣,也掩蓋不了金毛玲的空虛惆悵。工作裡習慣了被陌生男子僭越觸碰,有一次竟遇到一位客人沒絲毫無禮之舉,那時,金毛玲的世界似被搖撼。那個說自己是被逼來浪費睡眠的客人,在金毛玲的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促使她開始幻想不一樣的生活。

歌曲創作背景:Serrini交友廣闊,有天自男性朋友甲聽說一個小故事。據說那位年輕朋友甲在工作應酬的壓力下光顧邪K,一群男人褻玩各自的女陪唱,他卻不想加入,最後只是和身旁的女子保持距離閒聊一下。甲君說,完場後隨行的西裝友們各自摟著妖豔女子「去下場」,自己藉詞先行離開,樓下遇著剛才的陪唱女,發現大家也是住新界西,便順道同一輛的士送她回家。Serrini聽罷,覺得這故事太感人,就用陪唱女的視角幻想出一首歌來 ,成就這首淡淡哀愁卻又甜美的《油尖旺金毛玲》。

Facebook: Serrini
Youtube: Serruria
Instagram: princessserruria
Website: http://www.serrini.rocks/

 

Serrini 今個月除了有派台歌,還有即將舉行的音樂會,集會內容如下:

《哭泣的聖母》偽宗教集會實際為音樂會

14639859_1201525396579428_443367242427850516_n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735197873285778/

地點: MOM Livehouse
入場時間: 8pm (開場前半小時為DJ冥想環節)
服飾要求: 花或宗教主題(例如說:Frida Kahlo 頭、或驅魔牧師)
贖罪券價格:HKD 220 /520 /1020( 票類分別:沒有)

《哭泣的聖母》偽宗教集會之厄運民謠Serrini Concert AW2016
Serrini不需多介紹,此女子每次搞個人演唱會都充滿奇怪能量 ,觀眾投入程度直逼宗教集會。繼Serrini於蒲吧演唱會帶領全部觀眾一起模擬切腹(that’s true)、帶領近三百觀眾冒雨於天台聽她唱歌、沒有被Oxford取錄隨即開演唱會逼觀眾逼在獨立書店至走廊後。這個秋天,Serrini帶著好朋友們會於新場地MOM Livehouse搞《哭泣的聖母》偽宗教集會,和觀眾玩權力role play。屆時Serrini會灑玫瑰聖水和即場為single開光、為觀眾抹油祝聖等,想得出、想不出的都有。為了是次演唱會,Serrini為大家預備了一首又一首新舊作,這次更加入了musical歌改詞、聖詩新唱和新詞等。此等自由奔放,全城難找。票價分三種,只是精神上有分別而已。唔玩得?唔好黎。無幽默感?聽其他啦!當天開場前有Podo DJ打靈性碟和冥想環節,或一起跳女巫月下舞,更有Cloud93贊助的水煙counter和神秘酒商贊助。在罪惡滿盈的香港,我們一起來狂歡贖罪、洗滌心靈。為保持演出者和觀眾的靈性交流,是次演出只有200門票公售,若怕錯過,請馬上購票。

Ticketflap購買贖罪券:
https://www.ticketflap.com/zh/agnus-dei-yau-ma-tei

死都要email買票的人看這裡:
1. iTunes買 <油尖旺金毛玲>
2. 飛鴿傳書去ticket.serrini@gmail.com,標題注明「我有罪、我哭泣」和贖罪券種類,屆時Serrini的金童安東尼童子將會回覆各位善信,內容大概是你有沒有手快霸到飛和如何入數去Hangseng 290 419936882或Paypal,後提供入數證明即可
3.分享此event給你身邊特別的朋友。

****************************
小description:
1. 節目將會充滿Serrini靈性的嗓音
2. 歌單包含新作品之餘也有很多優秀舊作
3. 場地會充滿香味
4. 會濫用煙機
5. 觀眾可以volunteer自己幪住眼帶假髮坐係台前/左右做Serrini的金童
6. 請有進行有限度謎樣舞蹈的覺悟
7. Band裡有兩個Metal佬加入這個fabulous演唱會
8. 盡情釋放你對俗世的失望
9. Not family friendly, not basic-bitch friendly.

超級認真製作,貫通你任督二脈,即日起到我ticketflap開售都可以霸飛。自己一個人來為佳。

*PS:Event banner為serrini亂畫的,可以隨便print出黎貼係床頭直到演唱會當日。
*PS:是次活動沒有涉及任何現世宗教,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Pomegranates第三部曲

‘Sirens”是 紐約電子音樂製作Nicholas Jaar  繼首張大獲好評專輯”Space Is Only Noise”後全新錄音室專輯。
2011年首張專輯 “Space Is Only Noise”不單獲得權威音樂媒體Pitchfork 8.4高分評價,同時成為Resident Advisor, Mixmag 和 Crack Mag 的年度最佳專輯第一位。
2013年他跟音樂同伴Dave Harrington組成DARKSIDE發表專輯”Psychic”同樣獲得高度評價, 而且曾經作世界巡迴演出,香港是其中一站。
2015年Nicolas Jarr 為法國導演 Jacques Audiard 電影”Dheepan”配樂,電影獲得康城影展最高殊榮「金棕櫚獎」。
Sirens專輯名稱被視為Pomegranates (來自他的電影配樂The Color of Pomegranates),”Nymphs” EP系列的第三部曲, 音樂更見Ambient取向。
他創辦的電音廠牌Other People. 旗下藝人包括 Lydia Lunch、William Basinski、 Lucretia Dalt等。

信者得救 Deacon Blue

deacon-blue_believers_press-pictures_copyright-earmusic_credit-paul-cox_2組成於1985年、來自蘇格蘭格拉斯哥的Deacon Blue,他們的音樂風格被歸類為Sophisti-pop,在八十年代與 Aztec Camera、 Johnny Hates Jazz、Simply Red、Swing Out Sister、Prefab Sprout等樂隊齊名。
1987年, Deacon Blue發表首張專輯‘Raintown’,不單大獲好評,而且唱片銷量超過100萬張,繼後的 “When The World Knows Your Name”,銷量同樣達到雙白金數字。
歷年專輯銷量超過七百萬張,12首歌曲打進英國細碟榜Top 40,還有兩張英國大碟榜冠軍專輯。
“The Believers”是樂隊第8張專輯,也是自2012年的‘The Hipsters’, 2014年‘A New House ’專輯三部曲的最後一章。
專輯由Paul Savage (Mogwai, Arab Strap, The Twilight Sad, Wu Lyf) 擔當唱片監製工作,另外更邀得格林美音樂獎得主Michael Brauer (Coldplay, John Mayor)為歌曲混音。

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

feeder-001經過四年休業期,威爾斯Alternative Rock樂隊Feeder 發表自”Generation Freakshow”以來的全新專輯”All Bright Electric”。

這幾年作個人發展的樂隊主將Grant Nicholas發表過被受好評的專輯”Yorktown Heights”和mini album “Black Clouds”。
樂隊曾經有25首英國Top40單曲,當中包括 ‘Feeling A Moment’ , ‘Just The Way I’m Feeling’, ‘ Just A Day’ 和 Buck Rogers’ 等歌曲,專輯累積銷量超過五百萬張,三張白金銷量唱片和兩張金唱片。
Feeder參與過無數英國各地音樂節,在2012年在海德公園一場慶祝倫敦舉辦奧運會的音樂會,入場人數更是數以十萬計。今年夏天的Isle Of Wright音樂節他們以頭條樂隊身份登場。

Feeder 第二隻單曲 Eskimo 走Classic Rock 路線,依舊大獲好評 !

開眼音樂 Trentemøller

aaa-mainfoto-trentemoller-by-sofie-norregaard-1

 如果要說千禧年後電子音樂界最重要的製作人,來自丹麥哥本哈根的Anders Trentemøller一定當之無愧。2006年首張專輯《The Last Resort》平地一聲雷,不單在祖家賣得白金數字,這張被奉為「Downtempo經典作」的高度評價專輯輕易打進各大小音樂媒體的年終榜。

經過2010年在自家成立廠牌In My Room發表第二張專輯《Into The Great Wide Yonder》後,三年前深受Krautrock、 Indie-rock、Post Punk 和古典音樂影響的專輯《Lost》參與的嘉賓包括了Low 、The Drums、 Blonde Redhead、 Lower Dens、Raveonettes 樂隊成員,也因此歌曲也變得豐富和多元化。憑藉優秀的個人專輯和出色的現場演出(2011年Coachella音樂節被譽為「最突破音樂人」,連Modeselektor、UNKLE、Franz Ferdinand 以至Depeche Mode都找Trentemøller製作音樂,Depeche Mode也邀請Trentemøller一同參與他們的Delta Machine世界巡迴演出,多才多藝的他甚至為Oliver Stone、Pedro Almodóvar、Jacques Audiard 這些國際知名導演的電影製作配樂。

經過長時期在歐美各地巡迴演出後,Trentemøller 穿梭哥本哈根和紐約灌錄全新專輯《Fixion》。雖然現在Trentemøller演出時是以一隊完整樂隊姿態出現,但是歌曲創作和監製工作仍然由Anders一手包辦。至於專輯名稱《Fixion》一詞原來是英語 ‘Fiction’(小說)的意思。「對我來說,音樂就好像小說一樣,它們都是一些「不真實的現實」,如果這個世界由音樂所建造而成是多麼美好的事。」Anders這樣解說。

mariefisker   gianna_factory_27-0_475290y  fe3fdb3058484fa786b7ee6ec0c038e2

跟上張專輯星光熠熠陣容,今次Anders不諱言希望可以專注一點, 而為這張新專輯獻聲的包括合作無間、也是樂隊巡演歌手的同鄉Marie Fisker、Giana Factory的Lisbet Fritze 以及全女班 Post Punk樂隊Savages主音Jehnny Beth,不要忘記Savages的 “Adore Life”專輯就是交由Anders混音。音樂上,《Fixion》每一首歌曲都有強烈性格但又不失旋律化,由簡約氛圍電音到節拍強烈的electropunk,感覺猶如新浪潮音樂的浪漫元素、Coldwave 式的機械冰冷、Post Punk的黑暗低調和Blade Runner的科幻的未來想像結合。

〈One Eye Open〉是繼跟Jehnny Beth合作的〈River In Me〉後專輯另一力作,主唱Marie Fisker一共在《Fixion》獻唱了四首歌曲,Anders形容Marie有一把強而有力獨特的歌聲,很配合Fixion裡的歌曲。〈One Eye Open〉這首新專輯開首曲Post Punk味道甚濃,Marie一把猶如Siouxsie Sioux (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的歌聲為The Cure、And Also The Trees的歌曲獻唱,重拾八十年代低調音樂美好年華記憶。

黑暗搖滾磁力王 Garbage — Magnetized

garbage-magnetized-2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正值英美兩地Post-Grunge和Brit-Pop兩大音樂風潮之間,由曾經監製Nirvana經典專輯《Nevermind》、Sonic Youth 和The Smashing 唱片Pumpkins製作人Butch Vig領導,加上在美國搖滾音樂圈子具資深履歷的結他手Steve Marker 低音結他手Duke Erikson,以及來自蘇格蘭,性感妖艷而形象鮮明的前Angelfish樂隊女主音Shirley Manson,組成了三男一女陣容的電氣搖滾樂隊Garbage,憑藉〈Vow〉、〈Stupid Girl〉、〈Only Happy When It Rains〉等單曲和被譽為九十年代其中一張重要作品的同名專輯《Garbage》,除了一舉攻陷世界各地電台音樂榜和唱片銷量榜,強烈的視覺創意和凌厲的影像令他們獲得MTV歐洲音樂錄影帶大獎「最佳突破藝人」的殊榮。

1998年的後繼專輯《Version 2.0》依然保持強勢,除了登上英國大碟榜冠軍,同時獲得格林美獎「年度專輯」和「最佳搖滾專輯」提名。進入二十一世紀,向來慢工出細貨的Garbage,《Beautiful Garbage》、《Bleed Like Me》兩張專輯依然叫好又叫坐。直至目前為止,Garbage全球專輯銷量超過1700萬張,得到七次格林美獎提名,歌曲〈The World Is Not Enough〉更成為占士邦系列電影《新鐵金剛之黑日危機》主題曲,不單樂隊人氣到達頂峰,聽眾群亦得以擴大。由2005年起,Garbage進入了一段長達七年的休業期,期間發表過樂隊生涯小總結的精選專輯《Absolute Garbage》。2012年樂隊再次走進錄音室,並成立自家音樂廠牌Stunvolume發表暌違多年的全新專輯《Not Your Kind of People》,這張衝擊力不減當年的專輯甫推出便打進英美大碟榜的Top20。

今年樂隊發表了「具電影感和充滿黑暗氣息」的新專輯《Strange Little Birds》。雖然談不上是一張很破格的專輯,但很多音樂媒體依然將《Strange Little Birds》評價為自《Version 2.0》最好的一張專輯。音樂風格上,《Strange Little Birds》銳意走回首張專輯的黑暗電氣化搖滾路線,從首支單曲〈Empty〉到最新專輯重點之作〈Magnetized〉都可以說明這一點。

根據Shirley所說,專輯是他們最「誠實」和「個人化」的一次,例如〈Magnetized〉所說的是一段愛情關係明明知道沒有將來,但仍然被他/她像磁力般吸引著而不能自拔。從歌曲開首 “I’m not in love, I’m not in love, And there will be no future tense for us, I cannot lie, I know it isn’t right to want you.”Shirley已經唱出那種愛情的苦澀味道。樂隊巡迴演出客席低音結他手、Jane’s Addiction成員Eric Avery這樣評價〈Magnetized〉「如同〈Empty〉一樣,音樂充滿了力量但歌曲內容有點拘謹,可說是剛柔並重。」距離萬聖節只有幾星期,樂隊發表充滿詭異又有點cult的〈Magnetized〉歌曲MV由曾拍攝大熱兒童電視節目」《Pancake Mountain》的Scott Stuckey執導,Shirley親身上陣扮演瘋狂的科學家和巫婆。

傳奇搖滾天后 Marianne Faithfull

image於1964年出道,當時只有18歲的Marianne Faithfull 憑著” As Tears Go By”一曲成名,以她動人的歌聲加上天使般的美貌曾於六十年代紅極一時。

可惜,風光背後卻是充滿毒品和混亂不堪的生活,其後更因濫藥問題導致聲帶造成永久性的損害,失去了原有的聲線。但Marianne並沒有因此放棄,反而於1979年再度重返樂壇,以她沙啞低沉的嗓音帶來《 Broken English》專輯,成功由原來的民謠少女轉變為搖滾天后,更大獲好評,令人眼前一亮。
雖然一路走來的音樂事業大起大跌,但Marianne勇敢面對自己的過去,除了唱歌,她亦會參與創作,她的每一張專輯背後都充滿她傳奇的故事和感受。另外,她對音樂的追求絕對是不容忽視的,每張專輯都找到不同的音樂人一同參與製作,不斷尋找新方向,讓大家感受她的音樂態度。
相隔半個世紀,Marianne Faithfull重新回顧這50年的作品,於新專輯《 No Exit》中收錄她近年在歐洲的一些表演,包括2014年的布達佩斯和2016年倫敦Roundhouse的演唱會。從她這50年來的Live中可看到一個少女的轉變,不但是曲風、更甚是感情和處理每首作品的方式。

多首經典作品中,有一首2014年名為 Sparrows Will Sing 的作品,是由Marianne 的好友,前 Pink Floyd成員Roger Waters 所寫的。原先歌曲是 Roger 為一部電影創作的其中一首歌,但最後選擇了另一首歌,偶然的機會下落到Marianne 手中,造就了一次「剛剛好」的合作。副歌中的 ‘Callooh! Callay!’ 是引自英國文學作家Lewis Carroll的著作《愛麗思夢遊仙境》,有表達喜悅的意思,類似’Hooray!’。Marianne 就好像在跟小朋友說故事一樣,配合朦朧的音樂,仿如《愛麗思夢遊仙境》的故事中,主角經歷了一場夢一樣的歷險。

“The new generation is eager to master the helm
They cannot be seduced by this candyfloss techno hell
They put over the helm and a fresh breeze fills the sails”

放膽去經歷人生吧,就如Marianne一樣過一個傳奇的一生!

超現實主義.迷幻.不和諧但富創造性—Pixies

launch-photo_travis-shinn被評價為八十年代最被低估的樂隊,美國波士頓四人另類搖滾樂隊Pixies的影響力可說是無遠弗屆,深受The Stooges、David Bowie、Hüsker Dü以及七十年代崩樂影響,Pixies創造出將Hardcore Punk結合衝浪音樂(Surf Music),以The Beatles、Bee Gees式美好歌曲旋律表達出來,他們的音樂深深影響一眾後輩樂隊如Nirvana、Radiohead、Foo Fighters、The Smashing Pumpkins、Pearl Jam、Mudhoney,也被視為催生Grunge音樂誕生一隊重要樂隊,其中Nirvana主將Kurt Cobain更曾經在訪問中說Pixies是他一生最愛的樂隊。

在1988至1991短短四年間,Pixies出版過 《Surfer Rosa》 (1988)、《Doolittle》 (1989) 、《Bossanova》 (1990)和《Trompe le Monde》 (1991)四張專輯,其中獲得NME及Q兩大英國傳媒滿分的評價《Doolittle》,更是音樂媒體評選搖滾音樂史上一百張重要專輯其中一張,也因為專輯獲得高度評價也讓Pixies人氣在英美兩地有增無減。後來樂隊解散,主將兼結他手Black Francis發表過一些個人專輯,低音結他手Kim Deal返回The Breeders的崗位,直至2003年樂隊再次重組作巡迴演出。2013年,Kim Deal正式離隊,最終樂隊換上前A Perfect Circle和Zwan低音結他手Paz Lenchantin成為固定成員。2014年樂隊發表了EP結集作品《Indie Cindy》,這張Black Francis跟餘下兩名樂隊成員 (結他手Joey Santiago和鼓手David Lovering) 共同創作的成果,專輯並找來《Doolittle》、《Bossanova》的唱片監製Gil Norton再次操刀,唱片的封套設計也由當年4AD的傳奇御用設計師Vaughan Oliver (23 Envelope / v23)擔當。經過一連串巡迴演出,以及在一些國際大型音樂節如巴塞隆拿的Primavera Sound以頭條樂隊身份演出,今年樂隊首次正式以全新陣容灌錄全新專輯《Head Carriers》。

和上張《Indie Cindy》不同的是,這次《Head Carriers》的錄音工作由合作無間的Gil Norton換上了Killing Joke / Royal Blood的唱片監製Tom Dalgety,樂隊在一連串世界巡迴演出後也很難得地花了六個星期在倫敦Rak Studios創作新歌和綵排。至於負責專輯的唱片封套設計和美術顧問的依然是Vaughan Oliver。

既然新專輯有新成員加入,Paz跟Black Francis合寫並親自演繹了一曲”All I Think About Now” 送給已離隊的Kim Deal。《Head Carriers》首張單曲是只有短短三分鐘的”Um Chagga Lagga.”是一首很招牌式的Pixies作品,結合了Hardcore Punk和Surf Music的元素,也有點五十年代Rockabilly音樂色彩,有評論認為這是《Surfer Rosa》時期歌曲 “Vamos”的姊妹作。”Um Chagga Lagga.”稱得上是《Head Carriers》這張「超現實主義、迷幻、不和諧但富創造性」新作的標誌作品。

我迷失在.* 這個﹍×°世界的﹏制度 — Moby

moby-the-void-pacific-choir-launch-shot_small「我們建造偉大的城市、龐大的工業和訂立完善的制度,原意不是要保護我們、解放我們嗎?為什麼會變成空氣被毒化、動物被宰殺和土地被侵佔,所有事情都對人類有害。我們以為憑著人類的智慧食物供應和健康問題都會迎刃而解,但為什麼現實卻是事與願違?」

被譽為九十年代電子/跳舞音樂的標誌性人物,本身同時是素食主義者和動物權益關注者的Moby,希望透過《These Systems Are Failing》這張「政治化」的新專輯,啟發人們關注並思考這些圍繞身邊發生的事。

憑著銷量超過一千萬的專輯《Play》和單曲〈Procelain〉,奠定了Moby在國際樂壇頂級電音製作人的地位,一直努力進行音樂實驗的Moby,以折衷性 (Eclectic)的音樂為人所稱道,音樂風格涉獵Techno、Ambient、Breakbeat、Trip-hop、Soul以及各種搖滾音樂類型。他的支持者更包括了Michael Jackson、David Bowie、Daft Punk、Brian Eno、Pet Shop Boys、Britney Spears、New Order、Guns N’ Roses, 、Metallica這些音樂界名人,找他合作製作音樂和混音。

剛剛出版了個人自傳《Procelain》的Moby,自言首次以Moby & The Pacific Void Choir(名稱引用自英國作家DH Lawrence的說話)名義發表的新專輯《These Systems Are Failing》深受New Order、Gary Numan 這些八十年代新浪潮音樂影響,從首支單曲〈Are You Lost in the World Like Me〉的電氣化Post-Punk取向可以看出端倪。這首歌詞內容帶點憤怒的新作,這與六年前Moby移居到洛杉磯不無關係,這個城市的虛無,人們的失望無奈,影響了Moby的創作方向,也因此 《These Systems Are Failing》和三年前專輯《Innocents》音色上可謂截然不同。

MV 短短發佈五天,觀看次數已高達二百萬人次:

「這些制度已經失敗,一是轉變,一是死亡。」

這是Moby的憤怒控訴。

立即即聽:

iTunes/Apple Music: http://apple.co/2dY1ZSV
Spotify: http://spoti.fi/2eAVxnQ
KKBOX: http://kkbox.fm/IA1hFn
MOOV: http://bit.ly/2eh3c6E
myMusic: http://bit.ly/2eAUJ2E

透明人間 — Agnes Obel

六年前,憑藉一首古典民謠歌曲 ‘Riverside’,讓人們認識Agnes Obel 這把Trentemoller、Mew以外的「丹麥好聲音」。albumannounce_alex-bruel-flagstad

出生在哥本哈根,現於柏林定居的女唱作人Agnes Obel,來自一個音樂世家,她的音樂家母親經常為她演奏巴托克和蕭邦的鋼琴,在耳濡目染下,Agnes小小年紀便接觸鋼琴,而瑞典鋼琴家Jan Johansson以爵士手法,翻彈歐洲民謠則影響年輕的她至深。受到六十年代Roy Orbison 和Joni Mitchell,以及法國作曲家Claude Debussy、Maurice Ravel 和Erik Satie的音樂影響,年僅十歲的Agnes開始組Band和創作音樂。

2006年Agnes跟隨攝影師丈夫Alex Brüel Flagstad 到柏林發展,終於在2010年Agnes發表了首張專輯《Philharmonics》,不僅在丹麥獲得雙白金唱片銷量,即使在法國和比利時等歐洲地區唱片同樣賣過滿堂紅,而憑藉這張優秀的專輯,她更一舉摘下丹麥音樂大賞 (Danish Music Awards)「最佳專輯」、「最佳新人」、「最佳女歌手」五項大獎,專輯內的主打作品 ‘Riverside’,歌曲串流次數超過二百五十萬次,同時因為獲得當紅電視影集《Grey’s Anatomy》青睞成為其中一首插曲,她的支持者除了年輕女生和各地文青,Hardcore Fans還包括了大名鼎鼎的著名電影導演David Lynch。

三年後Agnes Obel第二張專輯《Aventine》更加深沉內斂,偏向室樂 (Chamber Music)的音樂風格仍然獲得音樂媒體高度評價。 早在2014年,Agnes Obel 已經籌備製作全新專輯,這個丹麥的才女更一手包辦作曲作詞音樂監製和混音工作。Agnes不諱言希望在新專輯作出新嘗試。「我希望在新專輯減少鋼琴的運用,而用上其他樂器創作音樂。」除了大小提琴、大鍵琴(harpsichord) 、小型豎琴Spinet Piano還有一些古老的樂器,包括出產自上世紀二十年代、非常罕有的音樂合成器Trautonium。

新專輯最終定名為《Citizen Of Glass》,概念來自德國「透明人類」(Gläserne Mensch),意思是在數碼年代,一個國家裡的公民究竟一個人可以擁有多少私隱?如果人類是由玻璃造成,他們的透明度會是100%。Agnes希望專輯能夠透明度高一點,就像專輯的主題「玻璃」一樣。

經過了首張單曲 “Familiar”後,專輯另一主打作品 “Golden Green” 如同 “familiar”有著Cocteau Twins式層層疊疊的歌聲,而Agnes和全新合作的音樂人Frédérique Labbow、Kristina Koropecki 和 John Corban利用弦樂、vibraphone鍵琴和marimba木琴營造音樂氣氛,感覺好像打碎玻璃的聲音一樣。值得一提的是,“Golden Green” 的MV由視覺藝術家同時也是Alt-rock樂隊Mew主音歌手Jonas Bjerre負責拍攝工作。緊接新專輯發表未來半年Agnes將會馬不停蹄到歐洲和美國各地進行巡迴演出開始,做好《Citizen Of Glass》的宣傳工作。